沈二赖子其人其事

忆华年 7284 2228

2014年左右,我看到过一篇社会调查性质的长文,作者说他的三姨父是一个包工头,做了很多年,从一夜暴富到最后负债累累。文中说,2008年是一个转折点,之前这一行业赚钱容易,他姨父发了大财,春节时一家人开着豪车回到村里,出手阔绰,让一帮亲戚们艳羡不已。08年之后却如自由落体般坠落,总是缺钱,借遍所有亲戚,最后却还不上,各种搪塞各种骗,把亲人都得罪透了,沦为家族之耻。后来借高利贷,被黑社会刀架在脖子上要账,亲戚中都没一个人借钱给他。看过此文,我联想到沈二,觉得他们的经历相似。不同的是,沈二从04年开始,生意就变得困难,这比作者的三姨父要早上四年,可能深圳是特区,政策上反应更快。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沈二在深圳包工水电安装发了迹,后又拓宽业务,基建方面什么都干,为了接到更多单,92年他买了一辆桑塔纳轿车,近三十万,那年代还是很炫的。他买车干嘛呢?专门给一公司,二公司那些手握工程审批权的领导及其家属用的,可以说沦为那些人的专职司机,其实更像家奴,不管白天黑夜,随叫随到,叫接谁就去机场接,叫送谁就送去火车站。这里面有很多黑暗的东西,包括行业的黑和人性的恶。他赚的钱,有很多都合理地“孝敬”出去了。接工程前要上贡,接到工程后要上贡,收到工程款也要上贡,就连逢年过节都得上贡,而且不止贡一家。除了维持旧关系,还要发展新关系,这都少不了用钱打点。2012年中秋节,沈二借口要回内地看望上大学的女儿,离开了深圳。后来听我岳父说,他其实是躲起来,以免给建设集团一公司,二公司的领导“孝敬”过节费。否则每个人两万,送好几个人,是一笔不小开支。当然还有更多暗事,我不方便说。

之前沈二确实赚到不少,他婆娘有一句口头禅是:“总比在工厂里打工的强多啦!”在我们面前满满的傲娇(我家是普通工薪阶层)。可钱买不来尊重,不光一公司二公司那些领导当他是奴才,一般有点小权力的人都不待见他。当年他女儿中考,没考上铜中,花钱买进去了。沈大的儿子也是,花了四万块,也因此认识了铜中校长。2010年,校长的女儿大学毕业来到深圳,找沈二帮忙落户,沈二便找到我岳父,将那女孩的户口上在我岳父家里。有天晚上十点多了,沈二打电话,说校长女儿要借户口本用,让我岳父马上送去市二医院(当时我们住南山区),交给那个女孩。我岳父热心,二话不说就去了,回到家已经十二点,可那女孩一句感谢话都没。更离谱的是,她拿走户口本后,再也不还回来。沈二打电话去要,人家根本不理(也可能没打电话)。后来我岳父只好将户口本挂失了。记得那女孩姓蒋,还铜中校长的女儿呢?很没教养。我想,可能在蒋校长女儿眼中,沈二就是一条狗,根本没有当人看。这女孩当然也缺家教,毕竟我岳父不欠她的。

为了赚钱沈二的身段很低,可以说奴颜婢膝,活得像狗一样。可生活中,面对我们一帮亲戚,或者老家的人,又是另一副嘴脸,总是认为自己很牛逼,谁都看不起,典型的分裂人格。估计因为这个在乡下没少遭人戳脊梁骨吧,甚至有一年,大概是03年或04年,他家的祖坟被动人动了手脚,按迷信说法是破了财运。07年我们回老家,有村里人说:“沈二向来不积德,遭报应了,如今在深圳亏得精光,兄弟几个连稀饭都喝不上!”我岳父不厌其烦地给人解释,“那些人都是胡说,沈二生意做得好着呢。”当时,我们全家竭尽全力帮助他,维护他的声誉,没想到头来被他狠狠地咬了一口。

他当包工头顺风顺水时,也几乎不上工地,就是陪建设集团一公司,二公司的领导,变着法子瞎玩,把那些人服侍爽了,以便接到赚钱的工程,这肯定不是走正路,风险很大。但沈二认识不到,以为这行业应当如此,都是如此。领导都夜间活动,沈二也变成夜猫子,白天睡足了,晚上出去嗨,洗脚城KTV打麻将一条龙地跟着买单,接触了太多的坏人坏事,耳闻目染的,心理越来越阴暗,有点变态,一旦这行业风口已过,赚不到时钱的时候,更怨天尤人,却从不检讨自己,反觉得全世界人都欠他一打馒头似的。

04年之后,随着建筑行业不景气,沈二接下的工程没那么优质,赚钱少了。他不想一棵树上吊死,便谋划着向内地发展,在建设集团一公司某个掮客的忽悠下,投了两百万接下沈阳的某市政工程。也就是这时,借了我岳父38.4万元巨款。

那几年,他不光借了我岳父的钱,还怂恿我岳父向身边的人借,再借给他。四公司有一位姓蒋的叔叔,也是铜梁老乡,是我岳父十几年战友,又一起来的深圳,关系特别好。蒋叔叔说他手头只有两万,要的话让我岳父过去拿。沈二很不屑,很大声地说两万块能干什么?就没有借。那时我们还住在梅岗,对这件事印象很深刻。沈二又找一公司罗叔叔借到二十万,估计是银行转账,有存根,这个就还了。而找我岳父借的钱,都没有留下证据。我一直有个疑惑,当时我身边不少朋友挺有钱,为什么沈二不找我,让我代他筹款?可能怕找我借钱走银行转账,他没法赖。这我不是乱说,后面发生了另一件事,更坚定了我的判断。

2014年底我家遭遇变故,急需钱用,我把家中唯一的房子卖了,在泰然四路租房住,方便带着孩子做康复训练。沈二几次打电话给我老婆,说他手上个有个优质项目,让我们投资。我们忙于带娃,再多钱也没娃重要吧,就明确拒绝了。结果有一天,沈二像只老猫一样溜到我家来,又给我们洗脑,说他手头那个项目有多好多优质,错过了后悔一生,项目老板是铜梁的老乡,在贵州某自治县开发了一个楼盘,每个有意愿加入的人只能有限入股,而他刚好有这资格。云里雾里说了一大堆,我其实也没听太明白。沈二平时就牛逼哄哄,这一次更加亢奋,把自己吹得无所不能。当时他正在某省会城市做包工头,也是靠着一个亲戚的官威才找的活,那亲戚我们都认识。据沈二说,那亲戚之所以官运亨通,之所以有今天,全是他的功劳,本来亲戚的仕途已没上升空间了,是他花三百万在京城找到一位副部,打点之后那亲戚才去了中央党校学习,之后才一步步加官进爵。我说那您再辛苦下,再活动下,让亲戚再升一级,不更好办事么?沈二却说那副部已退休,关系没用了。我说副部只要活着,关系都在,他不以为然。说这些话时,他正是靠那亲戚的关系赚钱,但却把那亲戚及周围的人都说成了狗屎,我劝都劝不住。骂亲戚本尊胆子小没魄力,是个怕老婆怕小舅子的货,没担当的人;说亲戚的小舅子太贪婪,总找他要钱,一个喂不饱的狗;亲戚的哥哥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亲戚的妹妹妹夫就不是做这一行,想钱想疯了,非要来插一杠子。他还讲了很多坏话,我不能全说,不然过不了审。总之除了他自己,世上没有一个好人,可这种事怎么可能嘛?现在回头看,沈二就是个吃饭砸锅的坏种。别的坏种是吃完饭才砸锅,这坏种是一边吃着饭一边就开始砸了。还给我们说他那项目的老板是铜梁老乡,一本正经吹嘘从铜梁出来的老板有多牛,铜梁的豪车占有率全国每一,说全国一共五辆限量宾利,铜梁就有四辆。说这些话的动机很明显,无非想给自己脸上贴金呗。说来说去,最后是让我们投三百万,投在他名下,剩下的事他去打理,每年分给我们15%的利息。又说前几天一个铜梁老乡借给他140万,不要一分利息。重点是那老乡主动借钱给他的,只是因为信任。

这里有个插曲,07年春节我自己借了二十万给他,银行转的。16年我们急用钱,找他要了回来,不久这钱花光了,我们便卖了房。尾款还没收到,沈二就来找上门来借三百万,所谓投资。之前他借我二十万将近十年,没给一分利息,而这一次借钱,马上提出每年15%利息。这个事怎么想都很矛盾,他怎么想到给利息了,还给那么高?可之前为什么不给?当时我们重心都在娃身上,要给娃治病,对他所谓的项目明说不考虑。过了一个多月,沈二又一次跑到我家,给我们“汇报”他去贵州实地考察那个项目的成果,各种怂恿我们出钱,我们又拒绝。他还不死心,一个月之后又又又来,各种花言巧语,把我老婆说动了。投钱行,但我老婆提出一点,必须要我加入,虽然我什么都不会干,可至少对我们投的钱做个监管。不料这时沈二放弃了(我至今没弄明白到底他要我们借钱给他,还是要我们投资,他没有拿过一张该项目的图纸或宣传单,合同更没有啦,就凭他一张嘴说,我不确定这项目真实存在)。

沈二2007年借我二十万,借了十年,虽然没给我一分利息,但还了本金嘛;可这一回如果是投资,我们投钱进去,或者借钱给他投资,投资有风险,肯定血本无归,他连本金都不用还了。事后我们一致认为这根本就是骗局,而且比较狠,张口就三百万。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