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她是有名的百两娘子,命运凄苦靠卖艺为生,直到遇见了他

古代宫斗小说精选 3024 3141

刚开始捡到陈清漪的时候便觉得惊为天人,关二娘这人也不是那种心善的人。并且关二娘是老鸨,必定要让陈清漪接客。

刚开始陈清漪不从,慢慢的陈清漪便无奈的签下了关二娘的约法三章:一,一个月要赚百两银子。二,一定要终身在风花醉。三,不可私定终身。

陈清漪没想太多,只要不让她侍寝便行,马上签了下去。没过几年,陈清漪便是风花醉的头牌花魁。因陈清漪长相和气质十分的优越,文化程度也是其他歌姬不可比的,所以许多达官贵人十分热爱她。因她一个月赚够了百两银子就不接客啦,慢慢的金陵的那些游玩青楼的贵公子便给她起了一个百两娘子的称呼。

有许多人遇到良人遇到不良人,要是上天许下你必须遇见,那就是她的不幸。

一日,从苏州来的赵子杨来此地游玩。赵子杨是何方人?当时的大才子,许多小姑娘都仰慕者他。那日,赵子杨的好友徐茂智邀请他来到了风花醉。赵子杨也是一位花丛中的常客,早些就闻说金陵风花醉有一位百两娘子不接客,一个月赚够百两就不露面。这赵子杨可谓是最大的不良人,许多的有风骨的名妓都为他丧失了名分和性命。

徐茂智和赵子杨早点就到了风花醉,点了一个二楼的观赏歌舞的最佳处,一看就知道是一个常客。而二人长得温文尔雅,歌姬们都一直给他们暗送秋波。他俩也故作书生样,在这里游玩的哪里会是一些正经人,大半是假正经。

辰时,百两娘子出来了。一群黄衣女子伴舞,陈清漪身着蓝色霓裳舞衣从天而来。芊芊玉臂被白纱缠着。陈清漪画了淡淡的妆容,眉眼间淡淡的冷漠和嘲笑让她那双有着些许星辰的眼睛不敢让人直视。不能不说,她的双眼真的是十分漂亮。有人说她会摄神术,大部分是因为她那双犹如深井似的双眸。

红唇轻启,吐出一句句的犹如天籁般的歌声。:“十三能织素,十四学裁衣,十五弹箜篌(kōng hóu),十六诵诗书。十七为君妇,心中常苦悲。君既为府吏,守节情不移。贱妾留空房,相见常日稀。鸡鸣入机织,夜夜不得息。三日断五匹,大人故嫌迟。非为织作迟,君家妇难为!妾不堪驱使,徒留无所施。便可白公姥(mǔ),及时相遣归。”

眉目间流转的淡淡哀愁,不禁让常年流连花丛的赵子杨看呆,还让心有他人的徐茂智也深深为这个百两娘子心服。

一曲罢,陈清漪起身退场。却被老鸨叫到一旁在耳边低语道:“刚刚有几个贵人叫你去他们的雅间坐坐。”话还没说完,就被陈清漪给打断,声音里略带些怒气:“妈妈怎可随便允许,奴家不是和关妈妈签了合同,不让奴家接客吗?怎可反悔!”

那老鸨深知这姑娘的性子,什么事不可硬来,便软语相劝:“姑娘,这一月的期限马上要来了,你不是还没有挣到一百两吗?这不,这两位公子是明白人,不可能随便的办些小姑娘不愿意之事。那俩人是正人君子,姑娘保管放心,他们不会乱来的。”

陈清漪冷哼一声,正人君子也回来这寻欢作乐之地?也是见了鬼啦。虽说这气节不能失,但明日便是交银两的日子。自己还没有赚够出场费,去去也罢了。

“那妈妈可要答应奴家三件事。”

老鸨一看有了转机,马上应和着,别管是三个条件,一百个条件也行。能让这个小祖宗接客,那也是她的本事了。

“姑娘尽管说,妈妈能做到的一定做。”

陈清漪扫了一下四周,拉着老鸨往没人处走去。

走到一个拐角处,陈清漪才舒了一口气对老鸨说道:“其实,没有三件事。我也不是个不明白事理的人。我这是韦了本分才答应妈妈接客的,只是不卖身是第一件事。还有,客人的银两你我55分。”

古代妓女是一直受老鸨的打压的,就算是最红的花魁也只是,37分。

老鸨马上露出苦色,哀求道:“姑娘,你要的有点多啊。”

陈清漪冷笑道:“难道要我告诉关妈妈,说你逼我接客吗?妈妈也是哥精打细算的人,55分已经很多啦。”

老鸨咬了咬牙,闭了眼横了心,55就55,。

“好,姑娘可不要告诉关二娘。我这就叫人备好马车。”

老鸨正要招呼下人,急忙被陈清漪拉住,着急的问道:“妈妈,为何要去外面。外面兵荒马乱的,不危险?”

老鸨笑着安慰道:“姑娘尽管放心,这人来势大,外面的那些土匪土兵根本不敢动这爷一根毛发。”

陈清漪微眯着双眸,思索着。外面的土匪什么人也敢截,难不成这人真的如妈妈所说来头大?

等上了马车,陈清漪微闭着眼睛养神。最近眼疾来犯,一到了晚上便什么也看不清。时常得闭上眼养养神,要不然就成了瞎子。这陈清漪的病是小时候的肺病所致,倒也不要命。

不一会陈清漪便感觉不对劲,因为好像来到了郊外。因为城内的路都是青石路。而现在都是土路,坑坑洼洼十分的不平。陈清漪被抖醒。心生寒意的拉看马车的布纱,看着离城越来越远,陈清漪的脑子里一片空白。一个念头在她的脑中升起,难不成是被绑了?

陈清漪一想到这里,身子一软险些摔倒。怎么说她的年纪也不大,也就十六岁,天真烂漫的时候。无论搁在那一个姑娘的身上都会十分的害怕的。并且这陈清漪天生胆小怕事,遇到这等事便没了主意。

“这下可糟了!”陈清漪抱住自己,生出了冷汗。

渐渐地灯火通明了起来,陈清漪急忙的推开驾马小哥,正要跳下来。没想到马受了惊吓竟狂奔了起来。

陈清漪睁大双眼,急忙拽住拉马的绳子。可是马儿像吃了什么兴奋药什么的就是一路狂奔。路过了一个靠水的亭子。陈清漪不管什么淑女架子急切的喊救命。然而,她慢慢的体力不支。手一松开了绳索。陈清漪心中一惊,头撞在的马车沿上,一股甜腥的液体流进陈清漪的眼睛里。

一阵衣袖风吹生,陈清漪被一股好闻的竹叶的气息包围住。这竹叶好闻的味道竟平息了陈清漪的慌乱的心。

模模糊糊中,陈清漪被人抱着跳下了马车,平安着地。陈清漪提起警惕努力的睁着眼睛想要看清这是何人。可是眼疾再加上额角的鲜血不能让她看清,不过凭着不远处亭子的光让她知道,救她的是一个有着很好看侧颜棱角分明的男人。

她挣扎着想要起来,可是全身上下的酸痛感使她无法动一根手指头。就算睁着双眼也是她的极限啦。

轻启薄唇。

“谢谢。“便晕厥了过去。她没看见他嘴角扬起了一抹好看的笑,她这一辈子都希望看见的她都没有看见他的笑。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